当前位置: 主页 > 百万图库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卫报城镇化:中国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超过100个

时间:2017-09-15 22:0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中国目前拥有100余个人口过百万的城市,这一数字在未来10年内极可能会翻番。

  根据Demographia研究机构的数据,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,中国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共有102个之多,其中很多城市在国外鲜少听闻,甚至在中国国内也少有人知。

  比如泉州,位于中国东南沿海,在一千年之前是世界上最为国际化的大都市,是横跨亚洲和中东地区经商者的贸易中心。今日有700多万居民生活在泉州,比马德里人口多出近80万。 但是,马德里是西班牙的文化都市和中心,而泉州,即便拥有历史达千年的清真寺和迷人的咖啡馆,也很少在中国上出现。而、上海和总是占据新闻头条。

  在国外,几乎无人知晓开封或者威海。这两个城市人口都超过利物浦(估计城市人口为88万)。开封作为多朝古都,曾经是丝绸之的终点。

  通信行业的繁荣(包括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进驻)让曾经沉寂的贵阳城出现变化。 图片提供:Alamy

  中国城市发展目标的尺度惊人:中国现有119个城市人口超过利物浦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一份报告,2025年之前,上述数字会翻番。

  原因之一在于,中国积极鼓励乡村居民城市化。中国致力于在2020年把城市人口比例由当前的56.1%提升到60%。世界银行预计,在2030年,中国将有10亿人口(即总人口的70%)生活在城市。中国各地都在竞相劝说农民搬迁到城市新区,而拥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历史的古村变为人去屋空的废墟。

  其中还有另一个原因--中国的中心正在西移。比如贵阳,高居去年中国表现最佳城市的榜首。贵州曾是中国最穷的省份之一,省会城市贵阳也曾经慵懒安静,随着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成为重要投资方,贵阳了云计算服务及电信行业的繁荣。

  成批厂家开始从沿海地区迁移到内地。襄阳和衡阳,正随着低端制造业向劳动力成本低的城市迁移的潮流而膨胀,目前人口都已超过100万。

  郑州市飞快地把中原大地一块尘土飞扬的土地变成了工业园区。富士康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包电子制造商,落户在这个工业园区,目前生产出近乎全球一半的苹果手机,富士康也在衡阳建成了一家生产厂。

  浙江省会杭州,高架公和住宅小区伸展到远方。照片提供:Imaginechina/Rex/Shutterstock

  同时,一些工厂逃离成本高昂的沿海地区,另一些却不得不进入了广东省传统制造业中心,纺织业和低端电子产业等工业最为显著。

  当前这种向城市转移的过程在中国现代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。数十年来,政策都让农村居民远离城市。进城的人们只有在其户籍所在地才能够接受到医疗、教育和其他社会服务。但是,当下的政策热衷于吸引农民进城,承诺为进城农民提供城市户口,并提供更好的福利。

  这导致规模不等的城市中心都在做着增长的规划。根据麦肯锡的数据, 2025年中国将有221个城市人口超百万。这将意味着建筑、道和交通系统建设的扩张与激增。

  很多人担心众多新建成的都市的特征终至消弭,因为制定了一项目标,未来10年内30%的建筑都应采用预制建筑。这些新建的高楼给人一种饼干模子的感觉,几乎乘坐任何高铁都能透过窗户看到面目别无二致的30层高楼。雷同的建设导致千城一面场景的出现,城市难以辨识。

  对中国城市人口加以测算并非易事,也难以精确完成。除了城市中心和周边郊区之外,中国城市通常还辖有相当广阔的农村地区,在中文中,“城市”的“市”字,通常用以描述省级以下的地区。比如,绵延群山与蜿蜒数百英里的长城是辖区的边界,几乎中国所有城市在其辖区之内都至少包含一个农村县。

  一个极端的例子是重庆。根据Demographia提供的数据,所辖面积差不多等同于奥地利国土面积,但城市区域仅占辖区面积的四分之一。分析表明,尽管重庆辖区总人口接近5000万(编者注:《卫报》原文为5000万,重庆辖区人口数据为约3000万),在城区居住的人口却只有大约740万。

  另一个问题是,中国城市增长到如此庞大的地步,以至于难以确定城市与城市的分界点。广州拥有一条地铁线,伸展到了其相邻城市佛山市内。这样来看,广州和佛山到底算一个城市还是两个城市?

  中国目前正努力促使与相邻两个地区——省及天津市相融合,建设京津冀巨型城市。迫切希望推动三地融合的一个是,中国近期批准了一项2470亿元的铁项目(编者注:2016年11月28日,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了《京津冀地区城际铁网规划》,提出到2020年前实施至霸州铁、至铁、至天津滨海新区铁、首都机场至新机场城际铁联络线、环城际铁至平谷段等9个项目,总里程约1100公里,初步估算投资约2470亿元),以改善京津冀区域的交通联系。最终建成的巨型城市人口将超过1个亿,面积则会达到韩国国土面积的2倍。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同济医院医学科副主任冯威,关于焦虑、失眠、抑郁症等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上海联通网络优化“技术尖兵”姚赛彬,关于4G网络中的“所以然”,问我吧!

  我是上海联通网络优化“技术尖兵”姚赛彬,关于4G网络中的“所以然”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副主任医师熊钰,关于无痛分娩、高危妊娠等问题,问我吧!

相关推荐